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周能东盗窃案(犯罪主体)
作者:杨杏芳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6日 17:46 文章出处:

一、首部

(一)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合山市人民法院(2010)刑字第39号判决书。

二审裁定书: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来刑二终字第47号裁定书

(二)案由:盗窃

(三)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合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院,检察员韦志铁。

被告(上诉人):周能东,男,1970年11月1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居民身份证号码:452201197011111254,汉族,大专文化,原系合山市北泗乡副乡长,捕前住合山市岭南镇人民中路43号3栋201号。因涉嫌盗窃罪,于2010年4月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合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谢伟雄,桂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审级:二审。

(五)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合山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杨杏芳;审判员:罗永文、

蓝碧野

二审法院: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郭庆欢;审判员:闭宁、潘健

(六)审结时间:2010年7月22号

二、 一审情况

(一)一审诉辩主张

公诉机关指控称:

2010年3月24日8时许,被告人周能东与工作组人员韦珠、黄宏毅、覃成科等人到合山市北泗乡瀑泉村开展工作,韦珠将合山市人民政府拨给瀑泉村的公益款5000元交给该村委出纳员吴秀才,吴秀才将公益款5000元放进自己的挎包内。当天工作组在吴秀才家吃午饭,吴秀才回到家后,将装有公益款5000元的挎包放在房间的梳妆台下面。吃午饭时,被告人周能东走进吴秀才家的房间接听他人打来的电话,此时看见梳妆台下面装有公益款5000元的挎包,后被告人周能东将公益款5000元取出藏在自己的上衣口袋内然后继续假装打电话走出房间至吴秀才家的大门外,见无人跟踪后即将赃款5000元分成3000元、2000元分别藏在裤子口袋和上衣内口袋里,然后回到饭桌继续吃饭。饭后,吴秀才想清点公益款时,发现公益款5000元被盗,即提议在场的人自己搜身,被告人周能东见状,便假装打电话进入卫生间,将赃款3000元、2000元分别放进自己穿着的两只皮鞋里,然后走出卫生间,经搜身后即往吴秀才家的大门走,准备走出大门时,由于其走路很不自然,被吴秀才识破,被告人周能东见事情暴露后,才退出赃款5000元给吴秀才。

被告人周能东及其辩护人谢伟雄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均无异议。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

被告人周能东具有2个法定的从轻或减轻情节,有2个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表现在:1、案发后,公安机关还未对被告人周能东进行传讯和采取强制措施,被告人周能东就主动到北泗派出所如实交代自已的犯罪事实,并以书面的形式交给该所,这一行为应认定为投案自首,对于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2、被告人周能东盗窃5000元还没有带出被害人吴秀才家,钱还在吴秀才的合法控制范围内,被告人周能东只有将现金窃出吴秀才家,才标志着周能东控制,占有现金构成犯罪既遂,后因吴秀才的搜身查鞋才导致最终盗窃未遂,故应认定为盗窃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告人周能东是初犯,归案后认罪态度好,确有悔改表现,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建议本院在量刑时对被告人周能东适用缓刑。并向本院提供了1份证据:合山市公安局北泗派出所的证明,证实被告人周能东于2010年3月31日以书面形式反映其犯罪的事实经过及其悔罪表现并交到该所。

(二)一审事实和证据

合山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10年3月24日上午,被告人周能东与工作组的人员韦珠、黄洪毅、覃成科等人到合山市北泗乡瀑泉村开展工作,韦珠将合山市人民政府拨给瀑泉村用于建造垃圾池的公益款5000元交给该村委出纳员吴秀才,吴秀才便将此款放进自己的挎包内。当天工作组在吴秀才家吃午饭,吴秀才回到家后将装有5000元公款的挎包放在房间的梳妆台下面。吃午饭时,被告人周能东进入吴秀才的房间接听他人打来的电话,此时看见梳妆台下面装有5000元的挎包,被告人周能东即将5000元取出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内然后继续假装打电话走出房间至吴秀才家的大门外,确认周围无人情况下将这5000元分别藏在自己的裤子口袋和上衣内口袋里,然后回到饭桌继续吃饭。饭后,被告人周能东走出吴秀才家门坐到车上准备回家,吴秀才想清点上午收的款时发现被盗,即提议在场的人回到房中搜身,被告人周能东见状,便假装打电话进入卫生间,将赃款分为3000元和2000元并与自身携带的200元分别放进自己穿着的两只皮鞋里,然后走出卫生间,经搜身后即往吴秀才家的大门走,准备走出大门时,被吴秀才识破并被叫脱鞋检查,被告人周能东见事情暴露后要求吴秀才“给面子”给予隐瞒,吴秀才坚持当即要回钱,被告人周能东就拉吴秀才走到门外附近,将5000元赃款退还给吴秀才。

另查明,2010年3月29日,被害人吴秀才到合山市公安局北泗派出所报案,该所于当日立案侦查;同年3月31日,被告人周能东自动到北泗派出所投案,以书面形式供述自己的罪行;同年4月8日,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周能东传唤并第一次讯问。被告人周能东出生于1970年11月11日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书证

(1)失主吴秀才的报案笔录、《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接受案件回执单》,证明吴秀才于2010年3月29日到北泗派出所报案,该所当日立案对本案进行侦查的事实。

(2)被告人周能东书写的书面材料、北泗派出所的证明,证明被告人周能东于2010年3月31日到北泗派出所投案,并以书面形式如实供述自己犯罪的事实。

(3)《传唤通知书》和第一次讯问笔录,证明被告人周能东于2010年4月8日被传唤并被第一次讯问的事实。

(4)借条、收条,证实合山市北泗乡干部李珍借北泗乡财务室现金5000元用于瀑泉村垃圾池建设,后经韦珠交给吴秀才的事实。

(5)被告人周能东户籍证明、个人简历,证实被告人周能东出生于1970年11月11日,于2006年10月至2010年4月任合山市北泗乡宣传委员、副乡长的事实。

2、证人证言

(1)韦珠、覃成科、罗金承、黄洪毅的证言,均证实2010年3月24日,合山市人民政府拨给瀑泉村用于建造垃圾池的公5000元交给吴秀才保管,中午工作队在吴秀才家吃饭,饭后吴秀才发现保管的公款不见了,为了证明自已的清白,大家都愿意让人搜身检查,搜身途中周能东进了卫生间,出来后经黄洪毅搜身未发现5000元,吴秀才提出要搜鞋,周能东见状就走出外面打电话,被吴秀才和黄洪毅追着出去,不久吴秀才回来就讲钱找见了没有事了,等周能东离开后,吴秀才拿出5000元现金对大家讲是从周能东的皮鞋里找见的。黄洪毅还证实,吴秀才提出要搜鞋子时,周能东想走出门外就被其和吴秀才拦住让他脱鞋,当周脱到半时,鞋里垫有东西感觉紧紧的,很难脱下来,其晃眼见鞋里垫有红色的东西,后周能东便紧张的拉吴秀才到一边说话了。

(2)谭尚秀的证言,证实2010年3月24日中午,其在自家的猪栏旁见到吴秀才和一男子正在数钱,后证实该男子系周能东。

3、被害人吴秀才的陈述,2010年3月24日,工作组组长韦珠将公款5000元交给我,我回家准备饭菜时将装有公款的挎包放房间梳装台下面。吃完饭后想清点公款,发现不见了,于是叫所有的人全部回房内,提议对在场的人搜身找钱。在搜身过程中,周能东电话打个不停,他借打电话之机上了一次卫生间,出来后黄洪毅对周能东搜身没有发现5000元钱,周能东被搜完后就想走,这时我发现周能东走路很不自然,我见状就讲搜他的鞋子,黄洪毅就过去叫周能东脱鞋,周能东脱鞋后我见其皮鞋下有“红波”(100元钞票),我见有钱就大声叫周能东脱完鞋,这时周能东拍我肩膀对我讲叫我给点面子,我还钱给你,并叫我过一旁去,又对我讲是不是明天我再给你,我对他讲不行,于是我带他到邻居家屋后,他从两边的皮鞋里把5000元拿出给我,我拿回钱后回到我家对在场的所有人讲钱是周能东拿的,在场的人见找到钱后就各自离开了。

4、被告人周能东的供述与辩解,其供述,2010年3月24日午饭时,其利用吃饭时接电话的机会,进入吴秀才的房间,盗取吴秀才放在房间内的5000元公款,在工作组的人要求检查各自身上时,其又进入卫生间将5000元公款与自已随身带的200元分别放进自已穿的两只鞋里,后被他们检查并识破,其就拉吴秀才出去大门外附近,将这5000元退还给她。3月31日,其将盗窃公款犯罪经过以书面形式交到北泗派出所。

5、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被告人周能东的现场指认,其作案的地点位于合山市北泗乡瀑泉村王所屯吴秀才家。

三、一审判案理由

合山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被告人周能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律,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能东犯盗窃罪罪名成立。被告人周能东盗窃数额巨大,依照法律的规定,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案发后被告人周能东在司法机关尚未对其进行讯问和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直接到公安机关以书面的形式,如实供述自已的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被告人周能东的行为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因此辩护人提出的关于被告人是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周能东的盗窃行为应认定为未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周能东进入吴秀才的房间将5000元的公益款秘密窃取后,即走出吴秀才家门分别放进自已的上衣和裤子的口袋里,在他人搜身的过程中,又进入卫生间将这5000元分别放进自已穿的两只鞋子里,在被他人识破后才拉吴秀才出去将这5000元退回,吴秀才此时对这5000元已失去掌控,而被告人周能东则对这5000元有掌控权,其盗窃行为已全部完成,符合盗窃既遂的构成要件,故对辩护人提出的盗窃未遂这一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周能东在案发后能退赃,被害人经济损失已挽回,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改表现,辩护人提出的这一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提出的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周能东身为副乡长,其盗窃行为在干部及群众中造成较为不良的影响,如宣告缓刑则不足以对犯罪的惩戒,故对辩护人提出的缓刑意见,不予采纳。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以及被告人犯罪后自首的情节,本院决定对被告人周能东减轻处罚。

(四)一审定案结论

合山市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周能东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000元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周能东诉称:其的行为是盗窃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其是初犯,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在量刑时对其应适用缓刑。请求二审法院判处其缓刑。其辩护人提出上诉人周能东的行为属盗窃未遂,且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请求二审院对上诉人周能东判处缓刑。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二审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五、二审判案理由

二审法院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周能东以非法占有为目,秘密窃取公私财物共计人民币50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盗窃罪。依照法律的规定,应当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幅度内处罚。案发后上诉人周能东在司法机关尚未对其进行讯问和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直接到公安机关并以书面的形式,如实供述自已的盗窃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上诉人周能东的行为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上诉人周能东在案发后已退出其所盗得的赃款5000元给失主吴秀才,失主已挽回经济损失。其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周能东实施盗窃后先后两次走出失主吴秀才的屋外分别把5000元钱藏在自已的衣裤口袋和皮鞋里,使这5000元钱脱离了物主吴秀才的控制,其行为已达到既遂状态。因此,上诉人周能东及辩护人提出其行为是盗窃未遂,且其应适用缓刑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理由不当,本院不予采纳。原判根据上诉人周能东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

六、二审定案结论

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七)解说

该案的焦点在于被告人周能东的盗窃行为是盗窃未遂还是盗窃既遂。

刑法上的犯罪既遂,是指行为人具有明确的犯罪目的或犯罪动机,其实施的犯罪行为已经具备了刑法分则所规定的构成该罪的全部要件的犯罪形态;而犯罪未遂则是指犯罪分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一种未完成犯罪形态。

本案中,被告人周能东在进入吴秀才的房间将5000元的公益款秘密窃取后,即走出吴秀才家门分别放进自已的上衣和裤子的口袋里,在他人搜身的过程中,又进入卫生间将这5000元分别放进自已穿的两只鞋子里,在被他人识破后才拉吴秀才出去将这5000元退回,吴秀才在此阶段对这5000元已失去掌控,而被告人周能东实施盗窃的这5000元的行为已经完成,盗窃的对象即5000元已实际控制在被告人周能东的手中,其行为完全符合盗窃既遂的状态,故被告人周能东的盗窃行为应认定为盗窃既遂。其与辩护人提出该行为是盗窃未遂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理由不当,一、二审法院均不予采纳。

综上,一、二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周能东的盗窃行为为既遂是正确的。

上一条:何玉华等人诉张芝裕等人水上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下一条:立案庭如何体现司法为民、便民、利民和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要求无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