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何玉华等人诉张芝裕等人水上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作者:陆桂香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6日 17:49 文章出处:

                                           

(一)首部

 1、一审判决书字号: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人民法院(2009)合民初字第156号判决书。二审判决书字号: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来民一终字第69号。

2、案由:水上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

3、诉讼双方

原告彭文松,男,1951年10月10日生,汉族,小学文化,退休工人,住合山矿务局里兰八区13-1-7号,身份证号:452201195110121299。系受害者彭勇之父。

原告黄焕贞,女,1951年1月15日生,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住合山矿务局里兰八区13-1-7号,身份证号:452201195101151242。系受害者彭勇之母。

原告何玉华,女,1977年8月30日生,汉族,高中文化,无职业,住合山矿务局里兰八区13-1-7号,身份证号:450211197708301323。系受害者彭勇之妻。

原告彭籽,女,2005年12月1日生,汉族,住合山矿务里兰八区13-1-7号,系受害者彭勇之女。

法定代理人何玉华,女,系彭籽母亲。

四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申海忠,合山市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告张芝裕,男,1975年8月26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合山矿务局里兰九区1-1-7号,身份证号:452201197508261258。

委托代理人李挺文, 桂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吕耀福,男,1957年5月8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合山矿务局离岗退职人员,住合山矿务局里兰三区2-1-8号,身份证号:4522011195705081214。

委托代理人谢伟雄,桂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一审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陆桂香;审判员:陈雄飞;审判员:杨可新。

二审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黄海滨;审判员:覃奇明;审判员:马翠柳。

6、审结时间:2010年4月20日。

(二)诉辩主张

四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诉称:2009年3月22日下午,彭勇邀其朋友黄佳锋一同前往红水河溯河村水域的一艘捞石船上选购奇石。约14时50分,两人到达红水河边,与同来选购奇石的刘永华、韦建锐在河边相遇,四人共同乘坐由张芝裕驾驶的机动艇到河中捞石船上选购奇石。张芝裕操船以常速驶往捞石船右舷,计划在捞石船右舷处停靠机动艇,靠近捞石船时,张芝裕改变航向,计划往捞石船左侧停靠,由于操作不当使机动艇与捞石船发生碰撞,致使机动艇翻沉。机动艇上的彭勇、刘永华、韦建锐、张芝裕四人落水,黄佳锋在机动艇与捞石船相碰前跳起攀上了捞石船。机动艇翻沉后,彭勇失踪。后确定死亡,其余3人脱险。事故发生后,柳州海事局于2009年5月10日作出2009年第4号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操作人张芝裕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张芝裕无证驾驶,操作不当应承担全部责任;该事故艇是三无艇,被告吕耀福是机动艇的所有人,对该艇没有尽到管理义务,应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决:1、被告张芝裕赔偿四原告死亡补偿费282920元、丧葬费1282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65665元(母亲96920元,女儿69395元)精神损害赔偿费30000元,共491413元。被告吕耀福负连带赔偿责任。2、案件受理费由二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张芝裕及其委托代理人辩称,小船是吕耀福的,是公用的,平时此船是谁想用谁就加油,加油就可以用了。平时我也用此船。我承认事故是因我驾驶不当造成的,但彭勇也有一定责任,1、彭勇知道我没有驾驶资格,仍然搭乘我驾驶的船;2、是彭勇叫我搭乘其去河中看石头的。原告黄焕贞诉请赔偿扶养费不应支持,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没有生活来源。原告请求赔偿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属于重复诉讼。

被告吕耀福及其委托代理人辩称,被告吕耀福同意柳州海事局的鉴定结论,要求张芝裕承担责任,但没有讲要吕耀福承担责任。按法律规定,也不应由吕耀福承担责任。吕耀福虽然是机动艇的所有人,但被告张芝裕是向李钊文借船,而李钊文与吕耀福约定了租赁关系。2009年3月22日张芝裕向李钊文借船后发生事故。当时,船的控制权是张芝裕,吕耀福对事故的发生无法防范和控制,所以吕耀福不应承担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吕耀福负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合山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9年3月22日下午,彭勇邀其朋友黄佳锋一同前往红水河溯河村水域一艘捞石船上选购奇石。约14时50分,两人到达红水河边,与同来选购奇石的刘永华、韦建锐在河边相遇。彭勇喊被告张芝裕驾驶属于被告吕耀福所有的机动艇将他们渡过河中的捞石船上选购奇石。被告张芝裕操船以常速驶往河中捞石船右舷,计划在捞石船右舷处停靠机动艇,靠近捞石船时,张芝裕改变航向,计划往捞石船左侧停靠,由于操作不当使机动艇与捞石船发生碰撞,致使机动艇翻沉。机动艇上的彭勇、刘永华、韦建锐、张芝裕四人落水,黄佳锋在机动艇与捞石船相碰前跳起攀上了捞石船。机动艇翻沉后,刘永华、韦建锐、张芝裕自救脱险,彭勇失踪,后确定死亡。事故发生后,柳州海事局于2009年5月10日作出2009年第4号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此事故是一起自用船舶操作不当引发的触损事故。张芝裕在未经过水上交通安全专业培训并取得相应的适任证书的情况下,擅自开动机动艇搭载他人,且在行进过程中操作不当,直接造成了事故的发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张芝裕应负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吕耀福是机动艇的所有人,其将机动艇交由梁进民保管,后交给无驾驶合格证的人员使用,该机动艇停泊在河中捞石船边,由使用者加油即可用使用,事故发生前被告张芝裕曾经多次使用过该机动艇。

另查明,原告彭文松、黄焕贞夫妇生育有一子彭勇,一女彭惺嵛。彭勇、何玉华夫妇育有一女彭籽,2005年12月1日生。彭勇母亲黄焕贞无业,1951年1月15日生。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原告方的证据1、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结婚证,证明原告的身份情况; 2、柳州海事局调查结论书,证明张芝裕应负事故责任责制3、证人李可明的证言,证明彭勇落水事故发生前一个星期,其与刘伟、“阿四”一起去看石头,是张芝裕开船来接的,其曾经二次坐过此船都是张芝裕开的。7、证人刘永华的证言,证明彭勇落水事故发生当天是彭勇打电话邀其一起去世看石头的,是彭勇喊张芝裕开船接我们过去的,但不知道小船是谁的。8、证人黄佳锋的证言,证明彭勇落水事故发生当天是彭勇打电话邀其一起去看石头的,是彭勇喊张芝裕开船到河中间看石头的。

被告张芝裕提供的证人李钊文的证言,证明其是帮吕秋霖打工的,船是吕秋霖的,后吕秋霖讲船是吕耀福的。小船不是其管理,是吕秋霖叫其去跟吕耀福要的。当时吕秋霖欠梁进民的工钱,船由梁进民保管,是其去要船,但其是帮吕秋霖做工的。去要船时吕秋霖喊其帮他给几条烟给梁进民就拿船走,其没有租船。

被告吕耀福提供的证人梁进民的证言,证明1、小船属于吕耀福所有;2、船是李钊文向梁进民借的,双方在电话中形成租赁关系,每月租金是一、两条烟。3、吕耀福交待李钊文保管好船,不要给其他人。

(四)判案理由

合山市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张芝裕在未经过水上交通安全专业培训并取得相应的适任证书的情况下,擅自开动机动艇搭载他人,且在行进过程中操作不当,直接造成了事故的发生,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张芝裕应负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吕耀福是机动艇的所有人,其将机动艇交由梁进民保管,后交给无驾驶资格的人员使用,该机动艇停泊在河中捞石船边,由使用者加油即可自由使用,事故发生前被告张芝裕曾经多次使用过该机动艇。被告吕耀福对该艇没有尽到妥善管理义务,其对事故的发生应负一定的过错责任。原告请求二被告赔偿损失应予以支持,但请求二被告负连带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二被告不是共同侵权人,应按各自过错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被告吕耀福辩解,机动艇出租给李钊文,是李钊文保管不善李钊文应负事故的责任。本院认为,被告吕耀福只提供证人梁进民的证言证明,而证人梁进民没有出庭作证,本案无其他相关证据证实被告吕耀福主张机动艇出租给李钊文的事实,本院依职权调查也没有查证到相关证据证实被告吕耀福出租机动艇给李钊文的事实。故此,被告吕耀福应承担由此导致的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告请求赔偿项目依法计算应为:死亡赔偿金244000元、丧葬费10950元、黄焕贞扶养费54342元、彭籽抚养费61134.75元。但因为张芝裕渡彭勇过捞石船上是无偿为彭勇提供服务,其是应彭勇的请求操作机动艇,其主观上和客观上都不是受益者,而彭勇是想选购奇石而要求他人提供便利,是此事故的起因,其作为受益人对此事故造成的损失结果亦应承担部分责任。原告请求被告赔偿的死亡赔偿金已包含了精神抚慰金的内容,另外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属于过高要求,但考虑到四原告痛失亲人,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在合理的范围内予以部分支持,本院认为应酌情补偿原告10000元精神损害。原告请求被告赔偿的损失应减除彭勇自负的部分即152170.70元。综上所述,作出判决。

(五)定案结论

合山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一、二款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张芝裕赔偿原告彭文松、黄焕贞、何玉华、彭籽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扶养费205430.45元(228256.05元90%);

二、被告吕耀福赔偿原告彭文松、黄焕贞、何玉华、彭籽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扶养费22825.60元(228256.05元10%)。

案件受理费8671元,诉讼保全费2000元,合计10671元。原告彭文松、黄焕贞、何玉华、彭籽负担5563元,被告张芝裕负担4597元,被告吕耀福负担511元。

   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上诉,原告认为,1、被告吕耀福应对被告张芝裕的赔偿负连带责任,原审判决氐。吕耀福对机动艇不尽妥善管理义务与张芝裕的违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审认定错误。2、受益人彭对事故不应承担责任。彭勇对事故发生没有过错,原审认定自负40%责任,是错误的。3、原审认定赔偿数额错误。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30000元没有过高,原审仅支持10000元偏低。原审按2008年度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错误,应按2009年度标准计算。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改判。

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受益人彭勇为了到河中捞石船上选购奇石,要求张芝裕开机动艇接送,张芝裕无机动船驾驶资格擅自开动机动艇,因操作不当致使机动艇与捞石船发生碰撞,造成机动艇翻沉彭勇死亡的事故发生,该案事实清楚,足以认定。张芝裕的直接违规行为与吕耀福疏忽管理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二人之间不构成共同侵权,因此应当根据过错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审法院结合案件实际情况认定彭勇自负40%责任,余下的由张芝裕承担90%责任,由吕耀福承担10%责任,该责任分担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审法院认定的赔偿数额计算正确。何玉华等四人提出原审认定责任承担和赔偿数额错误而要求改判的理由,与案件事实不符,上诉理由不成立。因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六)解说

二被告是否承担连带责任问题

彭勇为了到河中捞石船上选购奇石,要求张芝裕开机动艇接送,张芝裕无机动船驾驶资格证书,擅自开动机动艇搭载他人,且困操作不当致使机动艇与捞石船发生碰撞,造成机动艇翻沉和彭勇死亡的事故发生。该案事实清楚,足以认定。被告张芝裕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海事部门认定张芝裕应负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虽然海事部门认定张芝裕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但是就民事赔偿而言,海事部门的事故责任认业并不能完全作为承担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因此,应当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大小程度来分担民事责任。从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来看,彭勇为了选购奇石而要求张芝裕提供便利,其主观上和客观上都是受益人,且属无偿搭乘,其应当预见到无驾驶资格的张芝裕驾驶机动艇具有危险性,但还是要求张芝裕开船接送,这是事故的起因,彭勇应当对损害后果自负一定的责任。张芝裕无机动船驾驶资格擅自开动机动艇,且操作不当,这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张芝裕应当承担主要过错责任。被告吕耀福作为机动艇的所有人,其将机动艇交由梁进民保管,后交给无驾驶资格的人员使用,该机动艇停泊在河中捞石船边,由使用者加油即可自由使用,被告吕耀福对该艇没有尽到妥善管理义务,其对事故的发生应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由于张芝裕的直接违规行为与吕耀福的疏忽管理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二人不构成共同侵权,因此应当根据过错责任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请求二被告赔偿损失应予以支持,但请求二被告负连带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本案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认定彭勇自负40%责任,余下的部分判决由张芝裕承担90%责任,由吕耀福承担10%责任,该责任分担合理。原告请求赔偿数额为380426.75元,彭勇自负40%,即152170.70元,余款228256.05元,由张芝裕赔偿90%,即205430.45元,由吕耀福赔偿10%,即22825.6元。

一审判决后,原告因一审法院未判决二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而上诉要求改判,二审法院认为原告上诉理由不成立,原审判决正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一条:黎健锋诉合山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 下一条:周能东盗窃案(犯罪主体)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