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金秀法院:未成年人重新犯罪问题分析
作者:王歆、谭群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3日 15:37 文章出处:金秀县人民法院

未成年人犹如早晨的太阳,象征着国家的未来,肩负着家庭和社会的希望。近年来,我国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率一直呈上升趋势,社会危害性极其严重,已经成为影响国家长治久安的一个重要因素。2012-2014年间,金秀县人民法院共审结未成年人案件17件,判处罪犯22人。其中未成年人重新犯罪案件4件,共7人。未成年人重新犯罪案件占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总数的23.52% ,未成年人重新犯罪人数占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的31.81%。未成年重新犯罪被撤销缓刑的案件有2件,3人因重新犯罪被撤销缓刑判处实刑。

审结的未成年人重新犯罪案件中,有以下两个显著的特点:

一是以财产型犯罪为主。财产型未成年人重新犯罪主要表现为盗窃。涉案的未成年人缺乏经济来源,多好逸恶劳、贪恋物质享受,特别是为满足上网、购买奢侈品等非正常需求。刑满释放以后,受社会、学校、家庭的偏见,未成年人很难自立自强,大多数人选择流浪社会,又受当前传媒文化的影响,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变化,从而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例如,我院审结的未成年人陶某某盗窃案件,陶某某在2011年间实施了五起盗窃案,共盗窃了五辆摩托车,陶某某第一次犯盗窃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刑满释放后,陶某某不思悔改,在2013年间继续实施了五起盗窃,单独或者伙同他人盗窃了五辆摩托车,第二次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第二次刑满释放后,陶某某在2014年7月份盗窃了五辆摩托车,涉嫌犯盗窃罪2014年7月29日被金秀瑶族自治县公安局执行逮捕。陶某某对自己的盗窃行为供认不讳,此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陶某某的三次犯罪目的都很明确,就是为了盗窃摩托车变卖以获得钱财。

二是重新犯罪中,前后犯罪间隔时间较短。从前次犯罪至后次犯罪的间隔时间来看,多数未成年人重新犯罪前后间隔时间较短,最短的刚释放几天又重新犯罪,有的甚至前罪尚未处理完毕,便再次作案。我院审结的陶某某盗窃案,陶某某于2012年5月24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同年9月29日刑满释放;后,2013年5月底再次实施盗窃,2013年12月17日被我院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2014年5月3日刑满释放。后,同年7月2日即因盗窃第三次被刑事拘留并逮捕。陶某某前后三次犯罪,前两次刑满释放的重新犯罪间隔的时间最长不超过18个月,最短的不到60天。再例如,我院审结的未成年人郭某某盗窃案,郭某某因犯盗窃罪,2012年2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2013年7月3日,郭某某在缓刑考验期间再次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与前罪实行数罪并罚,撤销缓刑。陶某某和郭某某重新犯罪的间隔时间之所以较短,与其自我控制能力差,容易受外界不良影响有关,同时也与社区矫正质量不高,社会帮教措施不到位有关。

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原因是多种多样,错综复杂的,与社会环境、文化生活、经济发展、家庭环境及法制道德教育等各方面都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根据我院近年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来看,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主要原因包括以下方面:

一是家庭教育的缺失。重新犯罪的未成年人家庭教育多存在问题。不论是来自离异家庭还是普通家庭,普遍存在家长对未成年人疏于教育管理或是只知虚寒问暖、对其精神世界一无所知的状况。大部分家长的自身文化素质不高,在未成年人初次犯罪后,没有能够给予足够的关心和正确的教育引导,动辄打骂,或者放弃管理,让其自生自灭。例如上述未成年人陶某某身处离异家庭,爹不疼娘不爱的,父母对其生活均不闻不问的,长期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也不知父爱母爱为何物。郭某某则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对郭某某基本没有管教的观念。

二是缺乏社会关爱。未成年人刑满释放以后,重新回归社会,大多受到歧视,无学校愿意接管,无工厂愿意聘用,未成年人很难在社会立足,大多数人选择流浪社会。又受当前传媒文化的影响,未成年人对暴力型、恐怖型电影极其崇拜,同时受网络媒体的影响,催促其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改变,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而在对未成年犯的帮助教育上,有关部门的帮教基本流于形式,缺乏实质性的工作及实际性的效果。

三是缺乏生存能力。未成年人犯中大部分是家庭困难,所受教育程度不高,大部分是小学、中学即辍学进入社会的,无一技之长。回归社会后,又收到歧视,自身的生存能力受到极大挑战。上述未成年罪犯陶某某父母对其生活不闻不问,陶某某年纪尚小,没有谋生的本领,为了维持基本的生活,只能不断实施盗窃换取生活费。陶某某犯罪后产生了“破罐破摔”心理, 沿袭以前的不良生活习惯和朋友圈子,法制观念淡薄,没有正确的精神寄托,无所事事下容易寂寞空虚,为其重新犯罪埋下了伏笔。

我院在审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过程中,不断探索审理未成年案件的新经验。现针对目前出现的问题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加强社区矫正的工作。目前,被判处缓刑的未成年人的社区矫正工作流于形式,无明显的效果。近年来,被判处缓刑的罪犯不断增多,社区矫正部门的工作压力不断增大,在人力财力不足的情况下,难以对未成年人实行区别监管。为此,所亟待解决的问题应当是加大对社区矫正工作人力、物力的投入,使缓刑考验期间的未成年罪犯能实行有效区别监管,帮助其今后更好的融入社会。

二是加大投入解决“二次污染”“群体感染”的问题。应该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未成年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或是执行刑罚期间,他们和各种各样的犯罪嫌疑人或罪犯同居一室,由于心智等发育尚不健全极易受到同号犯人的教唆、传染。期间如果疏于管教会沾染上很多不良习气,学习到各种犯罪的方法,待其刑满释放时已经变成“五毒俱全”的社会不稳定人员,一遇适当的犯罪土壤,极易重新犯罪。在管理上,应当认真执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搞好分管分押和分级处遇,充分调动未成年犯改造的积极性,帮助其矫正恶习,避免交叉感染。

三是通过各方联动机制避免被判处缓刑等较轻刑罚的被告人被“取消学籍”。在实践中,很多未成年人被告人被法院判处刑罚后,即使是非监禁刑的刑罚,学校也会取消其的学籍,导致未成年人被告人不能重归校园,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我们应该严格落实《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关于“对于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未成年人学生,在人民法院的判决生效以前,不得取消学籍”的规定,对于被判处缓刑、管制、免予刑事处分、单处罚金的未成年人学生,原学校不得取消其学籍。2013年,我院少审庭的法官为了能使未成年被告人黄某某能顺利入学,数次到县教育局、学校和各方人员进行沟通,多方努力之下,最终使黄某某顺利重返校园。黄某某回归校园后,立志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不断努力学习,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针对未成年人重新犯罪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通过社会上的整体力量保护未成年人,使未成年人能够在健康的环境下成长,远离再次犯罪。

上一条:金秀法院民族化调解助力民事审判效果好 下一条:黎健锋诉合山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